<<扎布里斯基角>>剧照
<<扎布里斯基角>>剧照

扎布里斯基角

在美国学生组织的一起关于反战和争取民主的学生革命运动中,马克(马克•弗雷切特 Mark Frechette 饰)和同学、老师一起被当局逮捕,在愈演愈烈的双方对抗中,马克打死了一名警察,当局即刻展开对他的追捕,马克在机场偷盗了一辆小型飞机后开始了逃亡之旅。在商业公司当秘书的达莉亚(达莉娅•斯普莱林 Daria Halprin 饰)正驱车前往菲尼克斯,途径沙漠的时候恰巧被马克发现,他从空中向她扔下一件红色的衣服。两人结伴同行,达莉亚答应开车带马克去找汽油,他们于路无话不谈,马克告诉她自己的那些革命经历,在一处名为“扎布里斯基角”的荒地里他们疯狂的亲昵。飞机加满油后马克将飞机画上奇怪又明艳的图案,并与达莉亚愉快地分手。达莉亚继续开车前往菲尼克斯,却收到了马克被警方击毙的消息……©豆瓣

Zabriskie Point

问题是,这些人中很多已经开始采取批评的态度,认为可以对影片某一时刻的好坏做出即时并准确的判定。凯尔的信徒们随后以更加尖锐和躁动的方式采取了这种态度。

浙江象山的花岙石林,动人心魄的海蚀景观,相当罕见的熔结凝灰岩,形成年代古老、排列整齐,分布范围广泛,极具科考和观赏价值。

又扎布里斯基角电影截图比方说,基础设施的预算投入不够,那是因为我们不得不花大量的钱去接济那些失业的单身母亲。

在这里,你既可以登高,又可以下到盆地;既可以在茫茫沙漠中感受酷热,也可以享受清凉。

“Golden dream ... became a prominent part of the American psyche”

典型的丹霞地貌,由沉积在内陆的红色岩石经长期风化剥离和流水侵蚀,加之特殊的地质结构、气候变化以及风力等形成的神奇的地貌景观。

这些场所在我们的脑海中挥之不去,就像我们自己曾经与之发生亲密联系的地点一样。举几个例子,比如《失败者》(1952)和《放大》中发现了尸体的英国公园,《奇遇》中出现于偏僻之处、类似乔治·德·基里科的超现实主义绘画的被废弃的重建大楼,和在《红色沙漠》(1964)中毗邻工厂的沼泽状的工业废土——会在某些镜头中呈现出惊人的美感。

(拍摄于死亡谷扎布里斯基角Zabriske Point,摄影师@Dave Hodges扎布里斯基角)

遭无数恶评和抵制,票房惨败。预告片推出,在YouTube就有超过一百万人点“不喜欢”,成为最不受欢迎的预告片。

兰德曼扎布里斯基角电影截图纳劳卡地区拥有大量对比鲜明的黑色山脊,以及五彩扎布里斯基角斑斓的山脉,这些山脉由红色、绿色、橙色和黄色的流纹岩熔岩荒原组成。

在第二个故事中,摄影机部分地「重现」了一个女人试图在台伯河溺死自己的场景:摄影机朝着河中央移动,之后随着她的自述,在桥底周围起伏的水面上晃荡——不完全是主观镜头,但影像还是清晰地展现出人物的主观性。

事实上,安东尼奥尼的许多作品——《某种爱的纪录》《女朋友》《奇遇》《放大》《过客》《一个女人的身份证明》——肖似长篇的侦探小说。特别是最近四年的作品,故事的谜团没有被揭开,却最终被其他谜团所取代。

70年代末,格拉和一个俄罗斯女人坠入爱河,于是他的生活被分割为意大利和苏联两个部分,并开始了和塔尔科夫斯基的合作。早在1962年,格拉就在威尼斯电影节上结识了塔氏,后者当时凭《伊万的童年》夺得金狮奖。

就像《公民凯恩》最终并没有告诉我们玫毒角show瑰花蕾的含义——值得一提的是,也许没人比奥逊·威尔斯更多地表达过对安东尼奥尼方法的愤怒,他在深焦摄影、移动的场面调度、黑白明暗对比方面与安东尼奥尼有相似之处,但这种相似被两人对于演员和各种戏剧元素的处理方法上的根本区别所消解。

电影中那场黄油强奸戏,女主事先并不知情(不知道黄油会被用作润滑剂),因为导演想要捕捉她的真实反映。

导演安东尼奥尼在报上读到一则消息,有个年轻人偷了架飞机,玩腻了想开回去,扎布里斯基角百度云结果在机场被警察击毙,于是就有了《扎布里斯基角》的故事雏形。有个选角导演去了波士顿,在公交车站等车,看到一个小伙子在街边冲着楼上公寓里的人破口大骂,赶快给安东尼奥尼拍了电报——“20岁,很愤怒”。

安东尼奥尼流行的时候,是从1960年戛纳的《奇遇》首映到1969年《扎布里斯基角》的灾难性发行,尽管那时他仍颇受争议。但毫无疑问,他在1966年的《放大》后达到了商业成功的顶峰,但在这一时期他声名鼎盛的最显著标志可能是《视与听》的十佳调查——这是从1952年起每隔十年进行一次的国际范围的评论家票选。

但安东尼奥尼对叙事惯例的颠覆没能躲得过观众的差评,美国观众对《扎布里斯基角》的愤怒,中国观众对他关于中国的纪录片(安伯托·艾柯从中受到启发,写作了「马可波罗的困难」一文)的愤怒,还有文森特·坎比发表在《纽约时报》上的关于《一个女人的身份证明》的观点,几乎在十多年前终止了安东尼奥尼的职业生涯。

过去人们总说,如果你想知道下地狱的滋味,那就去美国的死亡谷体验一下吧。死亡谷真的有那么恐怖?反正小编知道你要是选择在炎热的夏季前往,基本等于找死,它曾经于1913年7月10日创下了摄氏57度的全球最高温记录,或许深秋初冬时节才是一访死亡谷的好季节。

美国内华达州拥有千变万化的地形及景致,在短短几小时的车程内,游客能体验城市的繁华、荒漠的孤寂、星空的绚丽和淘金热的兴衰。以下介绍六个摄影及观光毒角show行程建议,作为游览内华达州的行程参考。

尽管他更多是以电影剧作而享誉国际,但格拉更看重自己的诗人身份,毕竟诗歌的世界他不用和任何人分享。这两个角色对他来说彼此难以割裂的。用他自己的话说,他总是把诗意注入到剧本中。反过来,他的诗歌也充满了电影感,仿佛在提笔之前已经有摄影机在字里行间藏好。

就在 300 年前,熔岩与地下水接触,地下形成蒸汽压力,因而产生了一次大规模的火山喷发。火山灰落定之后,这里形成半英里/0.8 千米宽、600 英尺/183 米深的火山口。这个色彩斑斓的火山口呈现出条纹状的沉积岩土壤,可从公园的道路上轻松观察到。

1961到1962的冬季票选中,《奇遇》排名第二,仅次于《公民凯恩》。《奇遇》在1972年滑落到第五名,1982年变成第七名,到去年彻底消失在名单上。(值得注意的是,此票选中唯一一部令评论家们达成相对一致的最近一部影片,是制作于1948年的《偷自行车的人》,它在1952年夺得头筹。奇怪的是,在1962年的4个票选中位列第一的《公民凯恩》,到了1952年却一无所获。)

尽管如此,鉴于安东尼奥尼的电影不像其他影片那样,变着花样地满足我们的叙事期待,而是与之错位,也就不难理解他的作品为何会扎布里斯基角引起愤怒。

死亡谷国家公园 (Death Valley National Park) 是除阿拉斯加外最大的国家公园,占地面积 330 万英亩。

(加州金矿分布图,主要在内华达山脉和喀斯喀特山脉,地图源自美国国家毒角show地图网nationalmap.gov)

因为他的作品从一开始就产生了一些基本的挑战——挑战我们对于故事讲述、现实主义(包括意大利新现实主义)、戏剧、社会、当代世界和现实本身的观念——他比其他任何与其具有同等重要性的当代电影人更容易被持续地误解和攻击。(观众唯一真正了解他的时候,就是他在60年代的流行期。)

崖壁中含有马赛克角砾岩 (Mosaic Breccia)——色彩缤纷的岩屑,看上去像拼贴在一起的。继续步行可发现平滑的岩壁时而狭窄时而宽敞,最后抵达一条干涸的瀑布。

车外面放满鸟的模型、假血,还有电影海报,一路按着喇叭高鸣,车里放着鹰和人的尖叫声……

然而,在本月和下个月的电影中心,我们几乎可以看到所有的安东尼奥尼作品的新版本——15部故事长片中的14部,以及12部左右的短片。(缺席的那一部影片是1975年的《过客》,影星杰克·尼科尔森拥有该片的美国版权,但他出于某种不明原因拒绝了本次回顾展。视频中只有它的不完整片段及截图。)

主演: 基努·里维斯 / 劳伦斯·菲什伯恩 / 凯瑞-安·莫斯 / 莫妮卡·贝鲁奇

每年,不论什么季节都有游客低估了死亡谷的火热程度和干燥程度。若温度达到 100°F/38°C,即使是短途前往麦斯奎特平原沙丘、马赛克峡谷的步行也可能是致命的。

希腊导演安哲罗普洛斯不仅是格拉在8、90年代最主要的合作者,他还将格拉视为自己的精神分析导师,由格拉执笔的安哲作品包括《塞瑟岛之旅》《养蜂人》《雾中风景》《鹳鸟踟躇》《尤利西斯的凝视》《永恒和一日》《哭泣的草原》《时光之尘》等。

酒店共 66 间客房,坐东朝西栖息在一座山丘上,石板露台可供宾扎布里斯基角百度云客欣赏死亡谷和帕纳明特山脉 (Panamint Mountains) 的美景。红色瓦片的屋顶、灰泥墙面在午后的阳光下绚丽夺目;棕榈树摇曳,泉水叮咚。泉水游泳池四周立着户外壁炉,壁炉里火光闪烁发热,没有比这更挥霍奢侈的了。因为死亡谷的极端气温,这家酒店仅在十月中旬至五月中旬全面开放。

女人看了会流泪,男人看了会狗带。(Adults only!Women cry for it,men die for it!)

ICEBERG 春夏2016男装的灵感来自该电影, 尤其在针织单品上可看出当时年代的精髓。针织单品的剪裁与物料配搭, 反映了70年代意大利的时尚美学。系列中的男士, 配上当时年代的衣着造型, 形象化一个个成功领导者的模样, 贯穿了历史的重要时刻。

(后来的一次中风使安东尼奥尼瘫痪了,所以他再工作的可能性几乎为零。然而,有人告诉我他仍在留心:他参加了在纽约和洛杉矶的巡回回顾展附属的研讨会。)

安东尼奥尼在《奇遇》和《夜》中对虚无与财富的关注,跟周围一些同时期的电影比如《甜蜜的生活》《去年在马里昂巴德》相契合,这一事实足够令凯尔忽略费里尼、雷乃和安东尼奥尼之间的根本区别,从而把他们联系在一起,施以另外一个有趣的罪名——「患病的欧洲灵魂扮装派对。」

公园的海拔也处于两个极端:恶水盆地是公园的最低点,处于海平面以下 282 英尺/86 米,而望远镜峰 (Telescope Peak) 的海拔则高达 11,049 英尺/3,368 米。

安东尼奥尼唯一的一部美国作品就是《扎布里斯基角》,紧跟在他最成功的电影《放大》之后,《放大》呈现了性感的、「多姿多彩的伦敦」,甚至比《亲爱的》和《一夜狂欢》更毅然决然。